你是第 位访客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组织文化 > 文苑漫步 >

大眼睛


时间:2012-11-28 15:32来源:选冶所 作者:李莹 点击:
    时光荏苒很多事情都埋没在记忆深处,很少能想起来。看到茶坊“同桌的你”忽然隐约些许触动,这么多年经风见雨的心肠还有柔软的角落能呈现难以忘记的人。
 
  他叫“大眼睛”,是三十多年前,在大西北山区小学二年级的同桌。我不知道他的大名,同学们都这样叫他。可能是因为这双眼睛嵌在他黑瘦的脸上显得太黑太大的缘故吧。他不爱说话,很瘦,脸上总是脏乎乎,头发永远像是一团乱蓬蓬的茅草。印象最深的是寒冬,他穿的单薄,手冻得像的胡萝卜,好像不论季节总穿着露着大脚趾的自家布鞋。我不和他说话,因为我们是地质队的子弟,借读农村小学,老和农村学生打架。
 
  “大眼睛”每天上学都迟到,进教室的时候农村孩子就哄堂大笑,这时候我总是皱着眉头心想:“当他的同桌太倒霉了!”。他慌慌张张坐下来,连碎布书包也没有,打开包着书的一块蓝粗布,里面的书总是非常整洁。别看他总是脏兮兮的,可是写的字好看极了简直就像刻得,我都不好意思在他面前写字,心里真是又嫉妒又羡慕。
 
  大概到下半学期的时候,“大眼睛”总是旷课,除了我好像其他同学根本没在意他的存在。每天发现早晨到教室的时候,总能看见他的座位上有他的作业本,上面工工整整写着老师布置的作业。真奇怪他不来还能知道老师讲的课,还能写作业。问谁谁也不知道咋回事。虽然我们没有说过几次话,可是我知道他上课特别认真听讲,聚精会神的样子就像雕塑,尤其是眼睛显得炯炯有神。学期快结束了,我们班又来了一个借读生,老师安排当我的同桌,“大眼睛”好像消失了,再也没有出现在班里。
 
  很快三年级了,有一天在操场上体育课,突然有人指着围墙说:“大眼睛在墙头嘞。”果然,又瘦又高的“大眼睛”半趴在低矮的土围墙上,背着一大筐青草向我们张望。一看到我们朝他跑去落荒而逃了。男生七嘴八舌的说“大眼睛”经常扒着教室的后门缝偷听老师讲课。说不清为什么,“大眼睛”辍学让我觉得太可惜了。
 
  放暑假的时候,地质队孩子总是结伴去附近的农民家收鸡蛋。八十年代初物资匮乏,一个鸡蛋一毛钱还没有人卖,走了好远才收了7个鸡蛋。又累又渴的时候,突然看到一个破旧的院子里跑出来一个熟悉的影子,大声叫我们的名字,我们太惊讶了竟然是“大眼睛”!他还是那样乱糟糟的头发,瘦削单薄身子,但是满脸写着欢喜和快乐。
 
  原来这是他家。进了门,我看到这辈子都不会忘记情景,虽然当时我才9岁多。漏风的墙和屋顶,摇摇欲坠的面板门,屋里没有家具只有堆着几件破棉絮的被褥的床,两个歪歪斜斜的小木凳。我们几个赶紧站到院子里,真怕土坯房子随时倒掉埋住我们。
 
  “大眼睛”听说我们是来收鸡蛋的,在墙角的陶罐里掏出三个鸡蛋,他说只能给我们三个,其他的要留个病妈妈吃。我们才知道他辍学是因为爸爸去世了,妈妈疯了,还有个小妹妹送给亲戚了,他要挣工分养家。他不让老师告诉大家,怕大家看不起他。
 
  我们不想买他的鸡蛋,他家实在太穷了,可是“大眼睛”非要送给我们,他说:“只要我多捉蚂蚱,捡麦子就能让鸡更多的下蛋。”我们觉得他太可怜了,在临走的时候偷偷鸡蛋放回到他的鸡蛋罐子里,还留下了1块4毛钱。
 
  后来我们听说“大眼睛”得了一场病不会说话,给村里放羊。再后来我跟着父母调动工作离开了西北进了城,从此再也没有人和我说起他了。这么多年来能让我泪湿眼眶的事情和人越来越少了,唯有那双大眼睛,注定在这一生里分外的明亮记忆。即便此刻写着这些文字,仍然唏嘘不已!
 
  正因为童年记忆中里烙下印迹,多年来我始终尽自己的力量。给偏远贫苦的山区人们寄送衣物,也许童年有这样的一个同桌,曾经非常需要我们的帮助,可是那时我们太小没有能力去帮助他的缘由吧。
(责任编辑:admin)
顶一下
(2)
10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荐内容
  • 生活随笔

    翻开日历,今天是立冬的第十二天,郑州这座城市此时尽管还没...

  • 廉政文化进校园

    廉洁文化进校园是办好人民满意教育的客观需要,是学校领导班子...

  • 回家

    2014年10月10日上午,一辆轿车平稳的行驶在郑州市的街道上。车...

  • 书香袭人

    曾经读书是信手拈来的习惯,喜欢那时的宁静和心宽,自是一份...

  • 告别,2011

    2011年,就这样悄无声息的离去。在倏忽间渐行渐远,有些不舍,...

  • 走进黄果树

    随旅行团一路走来,虽然经历了长时间的车马劳顿,毕竟美丽的...